Powered by md-Blog  文 - 篇  访客 -

钱理群教授谈“处世之才”


更新:2019-03-19 14:01:53  /  创建:2019-03-19 13:18:30  /  分类:大语文  / 
不要删除

  北大退休文学教授钱理群,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人文学者之一,曾被北大学生评为“最受欢迎10大教师”。钱理群一直关注教育问题,被认为是当代中国批判知识分子的标志性人物。2008年,钱老在北大做过一场“寻找北大精神”的演讲,提出“高智商庸才”的担忧,这是一个至今、乃至将来都特别值得反思的问题。

  他觉得,大学里的学生和老师一个基本的品格、基本的风格,就是独立,精神独立和行为学术思想的特立独行,这样才可能有出于公心的批判和创造,才可能真正创造出能够成为社会公器的一种新思想新文化新学术。而这样的理想却是远离现实的,因为今天的社会正要求大学里的老师学者学生,成为现状的维护者和辩护士。

  先说大学里的教师。今天大学评职称,博士点等种种制度,在他看来是新的科举制度。你只要服从,同意、解释、宣传、做戏,那你一切都有,有房子,有职称,有地位,就成为重点学科,就能评奖;如果你拒绝同意、解释、宣传、做戏,一切都没有。在这样一个制度的诱惑下,相当多的教授学者都被收编。开始有点扭扭捏捏,后来慢慢习惯了,越来越舒服,因为只要你服从这些就一切都有,最后就舒舒服服地被收编。钱老还坦白地说,他今天敢说这个话,是因为他已经退休了,如果现在还在当教授,可能他没有勇气说这番话。

  再说学生。现在的教育,正在培养出一批“绝对的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所谓“精致”是指他们有很高的智商,很高的教养,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无可挑剔,他们惊人地世故、老到、老成,故意做出忠诚姿态,很懂得配合、表演,很懂得利用体制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  比如,有一天钱老去上课,看到一个学生坐在第一排,一上课就对他点头微笑很有礼貌,很明白老师的期待,老师期待微笑他便微笑,期待鼓掌他便鼓掌,就是说他完全听懂了课,钱老很高兴,就注意到这个学生了。下课后,这个学生迫不及待地跑到钱老面前,说“钱老师,今天的课讲得真好啊!”听到这样的话钱老是有警惕的,但这个学生把老师讲得好在哪里,讲得头头是道,讲得全在点子上,钱老原来还有点警惕,怕他是来吹捧的,到现在已经很放心,他都听懂了。老师讲的东西被学生懂了,这是多大的快乐!于是钱老对这个学生有了一个好感。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钱老对这位学生的好感与日俱增。到第四天他来了,“钱先生,我要到美国去留学,请你给我写推荐书。”钱老怎么办?当然欣然同意了!要不怎么办?但是,写完之后,这个学生不见了,再也不出现了。于是钱老明白了,这个学生以前那些点头微笑等等等等,全是投资!就是鲁迅说的精神的资本家,投资收获了老师的推荐信,然后就完了,一切都完了!

  这是一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,他的一切行为,都从利益出发,而且是精心设计,但是他是高智商,高水平,你怎么办?他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,能批评他吗?能发脾气吗?一个学生请老师帮忙有什么不可以啊?这个学生有这个水平啊。但是,作为老师却有上当受骗之感,又有苦难言。

  钱老说,这就是今天北大培养出来的一部分尖子学生。问题是,这样的学生,这样的“人才”,他是我们的体制里最欢迎的,因为他很能迎合到体制的需要,而且他是高效率啊,高智商啊,可怕的就在这里。但这又是制度造成的,不是个人的品德什么东西,是这个制度使得你失去了大学应有的独立自由创造的精神,这就是我们正在上演、还会继续上演的大学失精神、失灵魂的悲剧。

不要删除

小站不易,感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