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wered by md-Blog  文 - 篇  访客 -

《过年,爸不在家。》


  分类:大语文  / 
更新:2020-03-27 16:02:55  /  创建:2020-03-27 15:46:31
不要删除
自己上高中写的一篇作文,偶然找到实属不易,贴出来分享给大家。

又是春节,家中却和平日冷冷清清,母亲在厨房做着年夜饭,我问她爸回来了吗?她说还没了,不过快了。

刚放下书包,就听见有人叩门,妈说快看看去,眼飘到门上,手里还是放不下正做的鱼。

我忙迎上去,……“是百顺叔呀,我爸回来了么?”

“我正要说这事呢,好不易盼个年尾,说好一起回来的,正走着,你爸就被站旁的招聘启事勾去了,说是要在春节期间给车站打扫卫生,多挣俩子儿,叫我捎句话,不回来过年了。”百顺叔在门口讲着,手里还提着他的黑皮箱。

“要不进来吃顿饭?”妈在厨房招呼了一声,可已经没有原来的热情了。

“不了,其他没什么事儿我就不多呆了,老婆和孩子还等着呢!”百顺叔急切的应了一句,一拉门,大步流星,疾风而去。此时,此刻,只有我和母亲半张着口望着空门。

没过几分钟,妹子就提着一壶醋,张口就嚷:“醋回来了,爸回来了吗?”

“没了,咱爸今年又不会来了!”我说。

“嗨哎!~”妹子扔下醋壶和我凑在桌旁看开了电视。

妈把年夜饭做得很丰盛,门外欢腾着鞭炮,而当晚的春晚却不知看了些什么,饭菜也没尝出个香来,没有一丝年味,唯独飘着妹妹买的那坛醋散发出的酸味……

大年初一,我家依旧冷冷清清,多了的只是大门两旁的对联和一地碎炮。整一天,我和妹子都看着电视,母亲不知忙什么,偶尔有几个汉子兴致勃勃地来叫爸喝酒,结果都扫兴而归,母亲只好带着歉意:“明年一定!一定……”

转眼间,假期结束了,我收拾着东西准备返校,途经父亲打工的城市。因此,妈叫我去看看他,行李中有一包烟,是他朋友送的,还有一瓶酒,妈说爸爱喝酒,又嘱咐叫他少和点,几件干净的衣服,一双新球鞋和一些生活用品。火车开动了,我带着全家人的祝福去探望父亲,一路上顾不着那窗外美景,只希望火车能多长几个轮子。

到了站,拎起行李就飞下了车,候车室内几个弯着身子,耷拉着脑袋的人横在座椅上,一看大厅钟表已经一点多了,再往下看,一个瘦小的人也弯着身子,不同的是他一头埋在垃圾箱里找着空瓶子。从背影看好像是父亲,可又不敢认,因为三年没见,影子忘得差不多了。我走向前敲了敲他的背,那人身子侧了一下,脸便又继续钻了进去。不是父亲,我忙说对不起。对,我就说嘛,他没有这么矮小,至少我看是,我问他:“您认识赵六顺吗?”他说:“我就是呀!”我差点晕过去,哪有儿子不认得父亲的。我忙叫:“爸!”他迅速从里边钻了出来,伸了一下腰,定睛看:“呦!是老大啊!你看忙得都顾不及望上一眼。”他笑着放下手中的活,不过又抄起了麻袋,往里边装瓶子。三年了,我长大了,父亲长老了,皱纹多了几行,而臂膀却还是那么健壮,一身的精干劲儿,穿着工作服,像半个城里人……收拾好麻袋,他问:“还没吃饭吧?走!咱爷俩去高兴高兴!”他嬉笑着。

在站旁的一家饭店坐下,他要了很多菜,我说少弄点,多了浪费,他说不可以,过年嘛,图个丰盛,其实这丰盛也就是一盘土豆丝儿,一盘小炒肉,一碟花生米和一个拍黄瓜,外加两碗米饭。我将行李打开,把他的东西拾了出来,他随即打开了那瓶酒,与我痛饮了几杯,我边说妈要你少喝点,伤身子,边拧住了。他问我缺钱吗,非要给我点儿,我拒绝了,说有。他又问我需要什么东西吗,帮我买点,我说不用了,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想要稍点什么给我。由于要赶时间,很快将这一桌子饭菜收拾完,也没多聊几句。他要上班了,我也要走了。

月台上,父亲说要我好好念书,他不知说什么,便什么也没说了。最后,他要求和我抱一下,我没管别人在意否,便迎了上去,他的身子那么瘦而又别样温暖……

火车又一次开动了,我看着窗外雪景,很满足地哼着小曲儿,不到三分钟,感觉有点冻,便将手缩回了口袋,突然间发现一个硬东西在口袋里挡着,掏出来一瞧,一个红纸包,再打开,500块钱!哪来的?……瞬间,那个拥抱闪过,窗景模糊了……


不要删除

小站不易,感谢支持!